诚轩21秋拍中国书画丨天下谁人不识君

2021-11-27 07:23 新浪收藏
咪乐|直播|官方下载苹果 ”  陈明发坦言:“防伪技术的三个标准:人人、最快捷、百分之百的验证假货,是我研发方向的指明灯和理论指导。

  预展时间

  中国书画

  11月26日至27日

  上午9:00至晚6:00

  (11月28日至12月2日可在库房调阅)

  拍卖时间

  中国书画(一)

  12月3日(星期五)上午9:30

  中国书画(二)

  12月3日(星期五)下午2:00

  地点

  北京昆仑饭店

 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2号

  2021-11-27,徐悲鸿在香港登上了“万福士”号邮轮前往新加坡,那时他在给子女的信中写道:“我因为要尽到我个人对国家之义务,所以想去南洋卖画,捐与国家……如能一切顺利,二月中定能返到重庆”,但他没有想到这一去就是三年。

  徐悲鸿与黄曼士(右)、黄孟圭(中)摄于江夏堂

  帮助徐悲鸿打入星洲华商圈子的,是被他称为“生平第一知己”的黄曼圭、黄曼士兄弟,黄曼士时任南洋兄弟烟草新加坡分公司总经理,其寓所江夏堂的座上客囊括各界名流,堪称徐悲鸿在新加坡最重要的关系人。

  《南洋商报》对徐悲鸿1939年新加坡画展的报道

  在新加坡华商圈子的支持下,“徐悲鸿画展”于1939年3月举办,造成巨大轰动。据《悲鸿在星洲》记载:“上至总督,下至学生,士农工商,华洋巨细,无一不被大画家的旋风卷过。每二十个新加坡人当中,就有一个人参观过画展。一位画家的画展,规模之盛,范围之广,筹款数目之多,艺术影响之深远,在新加坡与马来亚艺术史上尚无前例。”

  徐悲鸿与“福建帮”少壮派代表人物林谋盛

  黄氏兄弟将徐悲鸿引荐给“福建帮”少壮派代表人物林谋盛,位于后者福安公司顶层的玉露俱乐部是闽商聚会地,徐悲鸿《万里追风》上款人庄丕唐,就是“福建帮”成员之一。

  114 徐悲鸿(1895-1953) 万里追风

  镜心 设色纸本

  廿八年(1939)作

  题识:丕唐先生方家教正,廿八年八月,悲鸿。

  钤印:东海王孙

  47×67.5 cm。 约2.9平尺

  RMB: 400,000-500,000

  在徐悲鸿创作的各种姿态的马中,以四蹄腾空的奔马最受欢迎,首次现身拍场的横幅《万里追风》是他1939年8月在新加坡的创作,一匹雄姿勃勃、高大健壮的奔马占满画幅,笔墨淋漓痛快,精神昂扬。

  《万里追风》上款人庄丕唐

  上款为新加坡著名侨商、居士庄丕唐(1889-1962),福建泉州人,青年时期前往新加坡,经营报业及建筑公司,热心教育、慈善事业,曾任新加坡弥陀学校首届董事长、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名誉会长等职。

  新加坡弥陀学校

  据《徐悲鸿年谱长编》记载,1939年2月,画家在新加坡举办“徐悲鸿教授作品展览会”时,庄丕唐参与组织及劝募工作。

  《徐悲鸿年谱长编》第201页书影

  画名“万里追风”取自南宋诗人范浚《送徐履之倅南昌》:“看君逸足展夷路,逐电追风万里余。”以骏马日行万里比喻人之前程远大,适合张挂于办公室、书斋之中。

  徐悲鸿《万里追风》

  116 徐悲鸿(1895-1953) 乐天乐地自逍遥

  立轴 水墨纸本

  廿八年(1939)作

  题识:马骏仁兄正之,廿八年十月,悲鸿。

  钤印:悲鸿

  48.5×65.3 cm。 约2.9平尺

  RMB: 1,500,000-2,000,000

  或许是因为猪并不容易入画,徐悲鸿创作的诸多动物形象中,以猪最为少见、难得。《乐天乐地自逍遥》为徐悲鸿1939年10月旅居新加坡时的创作,上款人为漫画家、剧作家马骏。徐悲鸿以此幅诙谐之作相赠,与马骏的漫画家身份不无关系。

  徐悲鸿与马骏(前排左一)等合影

  马骏(1916-1986),上海人,少年时期即好漫画,并自学编绘,后加入银月歌舞团,1937年随团巡回南洋演出,次年抵星洲,后离团到华校教书,并不时向《星洲日报》投寄漫画。

  徐悲鸿题赠马骏的照片

  徐悲鸿好扶掖后进,尤爱钟情艺术的青年。他在新加坡期间,马骏常携画稿到江夏堂向他请益,得谆谆善导,无论在星洲或槟城,他们交往频仍,关系密切。1942年初,新加坡危在旦夕,徐悲鸿回国前思考如何安置所携大批书画文物,马骏亦为参与筹划并出力者之一,部分外文绘画书籍即藏在其家中。抗战胜利后,两人仍有书信往来。

  徐悲鸿1941年(左)、1946年(右)写给马骏的信

  徐悲鸿《乐天乐地自逍遥》

  117 徐悲鸿(1895-1953) 春风第一枝

  镜心 设色纸本

  辛巳(1941年)作

  题识:辛巳春日,悲鸿在星洲。学大先生教正。

  钤印:东海王孙

  48×20.5 cm。 约0.89平尺

  RMB: 280,000-380,000

  《春风第一枝》是徐悲鸿1941年春季在新加坡写赠近代美术教育家林学大的作品。徐悲鸿曾说:“画什么东西,都要有精神的寄托,我的精神所寄,常常在这个小东西麻雀身上。”1941年中国战乱正殷,深切关心国家命运的徐悲鸿,似在暗示希望,期待春风普降祖国大地。

  徐悲鸿与林学大(红箭头所指者)等南洋友人合影

  林学大(1893-1963),福建厦门人,近代美术教育家。1936年到新加坡,1938年创办新加坡南洋美术专科学校(现称南洋艺术学院)并任校长,被誉为“南洋美专之父”。

  1941年春,徐悲鸿绘赠林学大的《芦雁》,与《春风第一枝》同年同季作品

  南洋艺术学院内的林学大塑像

  南洋艺术学院前身南洋美术专科学校旧照

  南洋艺术学院

  115 徐悲鸿(1895-1953) 喜上柳梢

  镜心 设色纸本

  卅年(1941)作

  题识:有美先生新居落成,写此申贺。卅年八月,悲鸿。

  钤印:悲鸿

  84.4×30.2 cm。 约2.3平尺

  RMB: 300,000-400,000

  1941年8月,徐悲鸿往返于新加坡、槟城之间,忙于作画、举办筹赈展览,《喜上柳梢》是为南洋友人“有美先生”新居落成所绘贺礼。

  《喜上柳梢》局部

  喜鹊以湿笔勾勒轮廓,长喙、头、背及尾翼用浓墨渲染,表现出圆浑的体量感,背部敷以蓝色,是徐悲鸿画喜鹊的典型样式。

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

扫描关注新浪收藏

标签: 徐悲鸿

推荐阅读
关闭评论
新闻排行
高清大图+ 更多
百度